清沙

我永远都喜欢徐宏!!
是个随和的人没什么太大的雷点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谢谢喜欢我的作品的各位!

当徐宏在公寓里养了一只猫2

八个人合租住公寓,都在一层楼上经常串门
罗星老父亲常年出差
石头佟莉在一起了
陆琛庄羽在一起了
顾顺李懂在一起了
杨锐和徐宏墨迹了好几年今天依然还没表白。
下一章牵红线,嗯。

7.

“懂啊,你觉不觉得队长最近心情很差?”顾顺抬头看着对面正在扒饭的李懂。
“是副队对它不好所以心情比较烦躁吗?”李懂头也没太。
“没错,你也发现了啊,你觉得我们要不要关心一下他?”
“嗯,也好。”说罢李懂就端起了桌上的红烧鱼往猫窝那里走去。

顾顺反应了三秒。
宛如尔康一般伸出了自己的大手
“懂儿!别走!你误会了!”

李懂回头一句我咋误会了不是你说要关心它一下的吗还没说出口,就看到顾顺一脸心疼地从自己手中抽走了放鱼的盘子,“我还没吃几口呢你怎么就忍心拿去喂猫了呢?”

“懂儿你是不是误会了,我说的不是徐宏养的那只猫,我说锐哥呢。”然后就在心里抱怨副队这个取名废怎么给猫取了这么个名字,日常把俩队长搞混,这次要是自己反应再慢一点就没的鱼可以吃了。

为了防止李懂再把鱼拿走,顾顺直接夹了半条鱼到自己的碗里,还在心里嘀咕了一句,懂事儿做的鱼这么好吃就算毛茸茸再可爱也不可以和我抢!

被顾顺这么一说李懂有点愣,徐宏,杨锐,顾顺,还有他的确是住在同一间公寓里的,不过这段时间自己真的没怎么和杨锐搭过几句话。大概就是“队长吃饭了。”“队长这个月轮到你交水电煤了。”“队长你的花快萎了。”这样的话。

再想想最近杨锐也几乎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连刚刚也是夹了自己要吃的东西就回房间了。还有上厕所,去编辑部,会出个门,其他时间都没个人影。

“是副队对他不好所以心情烦躁吗?”
思索了一会,李懂得出了结论。

顾顺捂脸,懂儿这个结论你几分钟之前就得出来了,就是对象错了…

8.
二人沉默了一会,感觉这事有问题,有必要召开公寓第六次蛟龙代表大会来探讨一下。

于是他们火速收拾了餐桌然后跑到了隔壁公寓。

去的时候他们看到陆琛正搂着庄羽和石头打牌,石头鼻翼上的汗都渗出来了。

“好了好了别打了,开会了。”顾顺一手一边抽走了二人的牌。

“不行,顾顺啊这关系到一个男人的尊严!我已经带着围裙做了整整三天的饭了,陆琛这小子还总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莉莉给我的糖!”石头有点急,伸手想抢顾顺拿走的牌。

【顾顺·冷漠.jpg】糖才是你的重点吧?
“你当时在队里被偷的糖还少吗?下次哥给你买个大白兔大礼包,而且你这牌不好,陆琛还有个k炸呢。”顾顺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口香糖扔给石头,“先拿这个凑合凑合。”

石头闷闷不乐地开始拆口香糖,一旁的佟莉失笑,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水果糖塞到石头嘴里。“不就一颗糖吗,来,姐亲自给你吃。”

石头突然就变得很开心了。

当顾顺李懂你一言我一句地把这事情说完了之后,陆琛啧了一声,“锐哥这是在吃醋啊。”

“琛哥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庄羽扭过头,有点不服,“如果是因为锐哥的花盆被猫扒拉了所以才心烦的呢?”

“庄小羽啊这你还真的不要不服,上周陆大夫陪你去撸猫的时候,那脸,和锐哥一样黑。”

“是吗?!我都不知道…我就想怎么那天晚上被整得那么惨……”庄羽小声嘀咕着。

“呵,你还能知道?当初你眼里只有猫了哪还能有别人……等等,你刚刚说啥?”

“嗯什么?顺哥我刚刚说话了吗?没有吧你别瞎说啊。”【庄羽·装傻.jpg】

然后陆琛就收到四个看变态的眼神。

得好好教育一下小羽毛了,不能什么话都乱说。陆琛这么想着。

9.
“所以,真的是吃醋的话就说明咱锐哥真的对徐宏有感情了?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好战友情深。”顾顺挠了挠头。

“……”
“顾顺。其实我一直对你也只是好战友感情。”
李懂,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把这个直男扔出去。

懂儿我错了,等会回去我就跪西瓜皮。

“哈哈哈哈顺子你要这5.2的视力有何用?”佟莉拍着腿狂笑,“你真以为‘蛟一爸妈’这称号是随随便便讲的吗?”

顾顺小声bb,当初你那5.0的视力不也没看出来石头对你的感情吗…

“问题就是咱爸妈谁都不愿意先捅破这层纸,都怕对方尴尬,怎么办呢我们也很绝望啊。”接下来陆琛列举了各种之前做过的努力,但都敌不过这俩人的倔脾气。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咱好不容易把两个人关进了衣柜,然后呢,他们抱着手机打了一晚上斗地主!当时顾顺你正好在外地所以不知道。”庄羽回忆起这件事,差点急哭,“他们打了一晚上都不带我!!”

后来顾顺知道这事让庄羽印象如此深刻的原因不是因为他们不带庄羽玩,也不是因为两个人打死不发展关系,而是当晚罗星痛心疾首地坐在阳台上扯着嗓子唱了一宿的情歌,差点被保安找上门。

靠,罗星,你狠。

10.
最后会议通过了《助攻杨锐徐宏牵小手条例》

庄羽尤其兴奋,“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我最近又想撸猫了!”

今天的陆琛脸依然很黑。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