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沙

我永远都喜欢徐宏!!
是个随和的人没什么太大的雷点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谢谢喜欢我的作品的各位!

当徐宏在公寓里养了一只猫3

八个人合租住公寓,都在一层楼上经常串门
罗星老父亲常年出差,这次回来了
石头佟莉在一起了
陆琛庄羽在一起了
顾顺李懂在一起了
杨锐和徐宏今天终于在一起了。

11.
杨锐发火了。

当一群人挤在沙发上有说有笑地撸猫的时候,杨锐突然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重重地摔上了门。

佟莉给了其他人一个眼神暗示,然后拉着石头先回去了。
庄羽抱起徐宏的猫,拍了拍副队的肩,“有啥事就勇敢地说出来,不然像以前我和琛哥一样冷战了两个星期就不好了。”然后带着猫和陆琛一溜烟跑了。
一会儿,李懂也拿来了纸和笔,“副队,有什么话说不出的话,写下来也好,别憋着。”
“对,比如我之前就经常给懂事儿塞小纸条……”顾顺还没说完就被李懂急吼吼地拉了出去。

“咔嗒”一声,大门被关上,客厅里只剩下了徐宏和自己有些不平稳的呼吸声。

他走到杨锐的房门前,看着从门缝里透出的微弱的光,犹豫了片刻,伸手敲了敲门。

“队长?”

他等了一会,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于是轻手轻脚地坐了下来,依在门沿上,“队长。”

“我这只猫都养了一个多月了,终于能让你有点反应了吗?”

“队长,你应该也能明白的吧?一直以来我的想法,我的心情。以前在队里,我觉得我不能因为有这种自私的想法而影响自己完成任务。”

“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你经常怪我不听命令,拆起炸弹就像个不要命的。但是我即便一次又一次地因为不听命令而被惩罚,我也会奋不顾身地去拆弹,我只是怕有哪个不安定因素会伤到你。”

“还记得五年前的夏天我们去执行的一次任务吗?那个人质小女孩的脖子上被绑了三个炸弹。那次 我失手了,那个孩子死了,而你为了保护我把自己给送到急救室里了,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昏迷三天,ICU躺了一周,最后花了几个月才出来。”

他深吸一口气,回想着一直以来都让他倍感痛苦的事情,“那时候,夏天,你的伤口总是好不了,还隔三差五地要发炎。那段时间我无时不在自责,怎么自己连个炸弹都拆不了,甚至还拖累了你…”

“我想一直留在你身边,不管是作为蛟龙一队的副队长,爆破手,队长的左右手,还是你平日里的好兄弟,好战友。”

“但是,真的只能是好兄弟吗?”

“我不甘心…”

徐宏抱着膝盖,把脸埋到双臂之间,“我一直都在给你暗示,想方设法地引起你的注意,但又害怕你根本没那份心。”

“对不起……”

空气变得安静,徐宏几次开口却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队长,对不起,我……”

房间里,只有一盏小夜灯亮着,杨锐也坐在门边,抱着单膝,呆呆地盯着空白的天花板。他无数次想直接打开门把徐宏抱进怀里,告诉他其实自己也一直在等他。但是身体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动弹不得。

门外的寂静持续了一分多钟,杨锐就听到了徐宏站起身,然后一步步走开的声音。

他猛地拉上门把手,把自己从地上撑了起来,打开门。

“徐宏,徐宏!”拉开门,徐宏站在客厅里唯一的光源旁边,他俯在桌上写着什么,看到突然出来的杨锐,徐宏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把手下的纸条往身后藏了藏。杨锐快步走过去,把徐宏手底下的纸条抽了出来。

微弱的灯光照出了纸上的字,“队长”儿子被几条线划掉了,下面,是一行像徐宏本人一样清秀的字。

「杨锐,我爱你」

盯着这一行简单易懂却又令人感觉错综复杂的字许久,杨锐长叹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徐宏。后者就像一个犯了错还被抓到把柄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目光不知道应该停在哪里。杨锐失笑,伸手把这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小朋友揽进怀里,他能感到徐宏十分用力地抱着自己,似乎只要他不那么用力地抱,杨锐就会跑掉一样。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偏头在徐宏的耳朵上落下一个吻。

“我也爱你。”

12.
隔壁公寓,顾顺李懂等人已经睡了过去,唯有庄羽还醒着,他带着耳机十分专注地守在电脑前。

呵,你以为我一个前蛟龙通讯兵会无缘无故去拍别人的肩吗?还不是为了把监听器贴到徐宏身上。

我,庄羽,今天就要吃到正副队的小甜饼。

第二天,陆琛一醒来就看到了失眠了一晚上眼眶超红而且一脸生无可恋的庄羽。

“我靠,小羽毛你怎么了??你是受什么刺激了吗?来给我看一眼,别是生病了啊。”

庄羽就像一台几百年没上过油的机器一样定在那里,不过下一秒眼泪就淌了下来,“琛哥怎么办,咱爸妈真的没救了。”

“我昨天走之前在副队肩上贴了个监听器,我本来只是想了解一下他们俩的进展情况的。”

“但是,但是他们俩表白之后就相拥而泣然后回忆了一晚上曾经的部队生活!!一晚上,整整一晚上,从入伍回忆到退伍…!我……我,我……”

一旁的顾顺和李懂被庄羽吵醒,一睁眼就看到了一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庄羽还有一个手足无措的陆琛。片刻,陆琛就收到了两个鄙夷的眼神。

干啥干啥干啥,我也是刚起来啊,别什么锅都往我身上扣啊。

庄羽:我伤心,我难过,人生只有撸猫是美好的。

13.
在了解了正副队整整一晚的兄弟情深之后,顾顺认为自己一定不会被闪瞎双眼了,于是就牵着李懂蹦蹦哒哒跑回去了。

但是过了三天他就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

一天,徐宏下班回家,一进家门就径直走向了猫窝,“队长,今天有没有想我?我有给你带小鱼干回来哦。”然后蹭了蹭它的耳朵。

窝在沙发上写小说的杨锐啪地合上了电脑,一脸不乐地盯着徐宏,“这种话你不第一个问我吗?”

徐宏向杨锐调皮地笑了笑,然后在他面前俯下身,抵着杨锐的额头笑道,“那杨锐队长今天有没有想我?”

“想,可把我想死了。”杨锐伸手抚上徐宏的后颈,轻吻上了他的唇,“每分钟都有在想你。”

“陆琛,琛哥,伟大的陆大夫,你开个门啊,我和懂事儿可以到你们家来住几天吗?隔壁住不下去了,我还想保住我5.2的视力。”

“你俩搬过来?那我和小羽毛还有没有私生活了?给你两副眼罩耳罩赶紧回去。”

14.
杨锐发现他合电脑合得太急了,小说又没保存。

然后他发现明天就是截稿日。

15.
几天后,出差的罗星回来了。
“毛茸茸在哪里!我要摸毛茸茸!”
“…………”

罗星一开门就看到了抱着猫并且靠在杨锐怀里的徐宏以及一脸满足在徐宏的腰上摸来摸去的杨锐。

我是谁我在哪?我是不是走错公寓了?我明白了我现在就收拾收拾走人。

罗星发现自己成为了公寓里唯一的单身狗。

16.

“徐宏啊,这是什么?”正在叠衣服的杨锐在徐宏的衣服上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不明物体。

“?”
“……”杨锐愣了一会,脸色越来越差。

“徐宏,徐宏你别拦我,我今天要是不把庄羽这个皮小子摁在地上,要我跟谁姓我就跟谁姓。”

“好啊,那你就跟我姓吧。”徐宏的脸都快红得跟个番茄一样了,但也及时拉住了杨锐。

“哟,徐小朋友胆肥了翅膀硬了?”杨锐的火气不知怎么得就被抹了个干净,饶有兴致地对徐宏挑了挑眉。

电脑前的庄羽发现自己的耳机里传来了一阵盲音。完了,自己的监听器报废了一个。现在什么都听不到了。


车,会有的,但是我没写过车所以我需要酝酿酝酿……

评论(1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