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沙

我永远都喜欢徐宏!!
是个随和的人没什么太大的雷点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谢谢喜欢我的作品的各位!

红海行动1 广东号救援

 
*还是想试着把这部电影写下来,也算是给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坑,最喜欢的一部国产电影一个交代吧。
*保证不弃坑,一个知识储备不足的咸鱼,可以私信指出错误,有些不确定的内容会根据自己的推测来写,bug都属于我,荣耀属于蛟龙。
*除了官方明确给的机枪组之外无其他cp,仅限浓厚的队友情。
*一些长段英语/阿拉伯语对话直接译为中文了,一些简短的怒吼什么的还是保留英文形式。
*会不定时回来做修补。


        2015年,索马里外海—亚丁湾。
        中国商船广东号正徐徐驶过亚丁湾,白色的浪花向四周翻滚,此时的天气十分宜人,没有乌云和大风,海面也十分平静,阳光洒在海面上反射出一缕缕白光,但是船员们却有些忐忑地环顾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他们并不想在这片被称为“海盗港”的地方多加停留,臭名昭著的海盗总是那样的贪得无厌,他们总是把狡黠的目光落在那些几乎没有防备的渔船、商船上,而广东号上承载的密密麻麻的集装箱简直就是一块流油的肥肉,这些集装箱恐怕能让他们几个月都把自己泡在酒桶里泡到烂醉吧。

        所有人的精神都紧绷着,在船舱内警戒着,宛如惊弓之鸟。
        当其中几个船员两个端着枪的异国面孔出现在拐角处时,一切都乱了。

        “快去安全舱!”手无寸铁的他们只得找个地方躲起来。
        “别跑!再跑我要开枪了!”追逐的海盗端枪射中了落在最后那名船员的腿上,“我们只要人质,不要杀死他们!”躲进安全舱的船员奋力关上厚重的舱门,却被海盗抢先将抢插入了门缝,“快开门!信不信我杀了你们!”他奋力抵住门,为求救争取更多一秒的时间,其他人把受伤的船员拖进里屋,“快点!我快顶不住了!”突然,照明系统被打坏,船舱几乎陷入了黑暗。

        “Mayday!Mayday!This is Chinese merchant ship of Guangdong!We are surrounded pirate's attack!We are surrounded pirate's attack!”

         舱外,通往驾驶室的楼梯上,安保人员们已经开始与海盗展开抵抗,子弹砸进金属摩擦出无数火花 ,最上层的安保人员刚把楼下的海盗击退,自己身上就出现了一排弹孔,看着他应声倒下,其他人惊恐地跑向更上层,“海盗上来了!”一个人探头查看下面的情况,正好碰上了已经走到楼梯口的独眼海盗,二人的视线就这么对上了,他咧开嘴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仿佛一切都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

          警笛长鸣。
          中国海军第十九批护航编队,临沂号,即刻赶到现场。
        “这是中国海军,请立刻停船!”
        “This is Chinese navy,stop the ship immediately!”

        “报告舰长,蛟龙一队及二队已经成功潜入控制人质的地点,蛟龙三队已抵达机房区,在找可以把船弄停的方法。”控制室内,船员们双手撑着窗玻璃站成一排,还有五六名船员抱着头半蹲在两名海盗的枪口下,还有一人被单独劫持。控制室外,蛟龙队员已布好阵势,他们压低了身躯,小心地观察周围的情况。“一号位置报告情况。”
        “报告,驾驶室有3名海盗控制着15名人质。”海军陆战队编蛟龙一队队长杨锐潜伏在驾驶室外,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驾驶室内,生怕出现什么突发状况,他身后的通讯兵庄羽,有些不安静地探视着四周。

       “二号位置什么情况?”
        食堂,二队队员将感应器贴在墙上,随后向身后的队员们做了几个手势,守在一旁的医疗兵陆琛在接收到他的信号之后做出了回复,“报告,食堂目标已锁定,完毕。”

        副队长徐宏带着机枪手张天德和几个三队的队员查看着周围的器械,黑暗的环境让他们不得不带上夜视镜,情况十分不理想,“报告舰长,所有油阀都被破坏了,我们没办法截停船的供油,我现在去切断电路,把船停下!”

      “报告舰长、政委,广东号突然再加速!”

      “我们还剩多长时间?”一切都向着对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着,棘手的问题让高云舰长不禁紧锁了眉头。“报告,广东号现在以23节的速度继续前行,如果以这个速度,15分钟后,进入索马里海域。”
      “舰长,我们决不能进入他国领海。”赵海光政委在一旁提醒着。高云心里很清楚擅自踏入他国领海意味着什么以及要承担怎样的后果,那些海盗与蛟龙的僵持就是为了在那个临界处将蛟龙逼退。太狡猾了。蛟龙,靠你们了。

      “杨锐,我们还剩十分钟,就要撤离。”

时间太短了,杨锐即刻开始行动,“全体注意,为保证所有人质安全,个位置必须同步攻击,等我命令,完毕。”潜伏在驾驶室另一端的女机枪手佟莉,握紧了自己的抢,“左侧收到。”
     “狙击点,狙击点。你们那边有没有把握?如果没有,我这里三分钟后开始强攻。”“收到收到!”直升机海鸟一号正紧跟在广东号的尾部,狙击手罗星坐在打开的舱门旁,螺旋桨和气流发出的巨大噪音让他不得不扯着嗓子回答,“队长队长,两分钟之内给你答复,完毕!”他偏过头看向趴在自己身边的观察员,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一点有利的消息,“李懂!我们这边有没有什么机会?”

     “船头到船尾方向乱流很多,平均风速45到55之间。”李懂看着显示频上复杂的自然情况,心里计算着射击时间,“要避免气流对子弹的影响,我们必须和驾驶舱保持120到150米之间。现在船速是23节,最佳的射击位置,开枪的时间只有三秒,否则船就会撞过来。”他抬头看了一眼罗星,自己都有些不情愿把三秒这个词说出来,他难免有些担心,在这移动的直升飞机上,射杀加速行驶的商船内的海盗,还要避免伤到站在前方的人质,短短的三秒,就算是他所崇拜的狙击手罗星,也有些怀疑这真的能做到吗?

        听到情报后的罗星向他点了点头,和直升机驾驶员确认情况,“海鸟一号,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
      “队长队长,十秒之内开始狙击,完毕!”罗星坚信,在自己的国家面前,自己的人民面前,他,无所不能。

     “全体准备!”

食堂内,门上安装的爆破炸弹已经进入倒计时,附近的人都和炸弹保持了一段安全距离,所有人都端起了手中的枪,随时等待队长的命令。
     “进攻进攻!”收到信号的海鸟一号加速向船头飞去,宛如一只发现了猎物的雄鹰一般在空中划过,罗星端起枪,死死地盯着瞄准镜,“数据不变,风向西北,风速20.8,时间三秒,数据稳定……”
     “稳定……”
     “稳定……”
     “稳定……”

       巨大的雄鹰带着之前隐藏起来的所有杀气出现在猎物眼前,罗星深吸一口气,当境内的十字瞄准在海盗的额头上的一刹那,他看到对方也发现了自己,瞪着眼吃惊于在不经意间出现的捕猎者。

       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子弹出膛。

       铜黄色的子弹旋转着向目标冲过去,坚硬的玻璃在它面前也变得像纸一样脆弱,子弹几乎贴着一名船员的太阳穴擦了过去,直射入海盗的脑门,同时,驾驶室两侧的队员打碎了门上的玻璃,食堂的门被炸开,海盗们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就被射过来的子弹击毙了。

       整个过程仅在几秒之内完成。

    “蹲下!全部蹲下!全部!”
    “报告舰长,人质全部安全。但是驾驶室已无法控制货船,让船停下。”

    “报告,如果船再不停下,五分钟后必须弃船!”此时弃船,和直接将船拱手让给海盗没什么区别,指挥室的显示屏上显示着无数海盗艇已在索马里海内等待着送到嘴边的食物,“徐宏,报告你那里的情况。”发电机旁,几名海盗正在向蛟龙队员进行扫射,几个人躲在防爆盾牌后面,找不到突破口,“他们守着发电机,短时间内没办法拿下!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我强攻,炸掉液压机,让船停下!”张天德在一旁给自己的枪填装子弹,准备下一轮的攻势。

     “如果船停不下,五分钟后所有人必须弃船!”

 子弹就打在他们四周的钢筋柱上,在昏暗的房间里,子弹摩擦出的火花尤为显眼,看来那群海盗是誓死要僵持到进入索马里海域。“盾牌给我!”徐宏接过三队手中的防爆盾牌,拉了一把一旁的张天德,“石头!跟我走!”他们屏息沿着楼梯下到了另一处通道,夜视镜能让他们清楚地看到周围的情况,“上面,一个。”徐宏转过头,张天德对他点了点头,我掩护你。
       没有犹豫,徐宏将盾牌举过头顶,大吼一声朝通道的另一端跑去,警觉的海盗看到楼下忽然出现的黑色物体不禁有些吃惊,随即追击着向其扫射,无数火花在盾牌上炸开,溅到四周的钢筋上。后方的张天德在海盗准备下楼的时候将其击毙。成功到达另一端的徐宏先将装着炸弹的包扔下去,自己随即跳了下去。“舰长,现在准备炸掉主轴液压装置!”将炸弹固定在液压机上,徐宏迅速躲到了一个掩体后面,即刻,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几个零部件甚至被炸飞到一旁,船尾的螺旋桨不再转动,广东号慢慢停了下来。

       本以为一切应就此结束,谁料有人发现强杀船员的海盗,竟独自跳上快艇扬长而去。收到消息的杨锐等人立刻冲出控制室观察情况,但此时海盗艇和广东号已经拉开了距离,若此时再等上快艇追击,肯定来不及了。
此时,海鸟一号缓缓降了下来,和杨锐齐平,得知了这个情报的罗星决定用最快的直升机去追击逃犯,“队长,我去追!”
     “不行罗星!前方海域有太多海盗太危险了!”虽然杨锐不甘就这么放过一个杀人犯,但如果就这么放罗星去追击,海盗同伙一旦前来支援,以一敌多的情势还是太危险了,搞不好整个海鸟一号都会出事,他们未必承担得了失去一个特种狙击手和观察员的损失。

     “他们杀了人,不能让他们逃走!”

杨锐望向远处的海盗艇,动了动嘴,心中的天平无数次地向两边倾倒,他知道如果执意阻止罗星放过那个海盗,会让罗星后悔一辈子,权衡再三,他重新看向罗星,“好吧!我批准你们的行动!但是注意一点!不要跨过他国空域!”
     “进入他国空域之前,我一定会抓住他!”向船上的杨锐竖了个大拇指,海鸟一号再次加速,带着狙击手上前追击。
    “蛟二全体!蛟二全体!登船准备抓人!”

罗星端着枪,等待海鸟一号驶到距离阻足够近的地方。快艇上的海盗听到了螺旋桨嘈杂的声音向自己逼近,他以S型的驾驶方式试图摆脱狙击手的瞄准。

    “报告舰长、政委,三艘海盗快艇正在接近!”
    “罗星,我们和海盗艇必须保持三百米的安全距离。”对方的确是个难缠的对象,看到同僚的支援接近,他端起枪对着海鸟一号就是一通扫着。在指挥室内的显示屏上,海盗艇已经越过了警戒线,赵海光政委立即发令,“海鸟一号,海鸟一号,你们不能再追了,立即停下!”
      “海鸟一号收到!”飞行员将飞机向上抬了一段高度,控制住了自己的速度,但是罗星并不甘于此,“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把飞机拉横!”海盗艇几乎就要和他的支援碰头了,为了安心狙击,罗星把那些支援交给了李懂。
       初入战场的李懂面对真枪实弹难免有些紧张,当一颗子弹在飞机上留下一个弹坑时,李懂下意识地往里缩了缩,一旁的罗星观察到了他的异样,抽出一只端枪的手向他摆了摆,“哎,稳住稳住!”就像之前无数次在训练场上做过的一样,他时刻关心着自己年轻的观察员。李懂咬咬牙,端起枪对着下面就是一通连射,罗星趁此机会射中了海盗艇的发动机,黑色的烟飘上空中,海盗艇停在了海面上。“海一海二,目标已经停下!你们上船抓人,我来掩护你们!”蛟龙二队驾着快艇驶向目标,李懂和罗星不断向支援艇进行干扰掩护,而那批支援也不是吃素的,在一片弹流中对直升机做出抵抗,罗星用身体把李懂挤到舱内,自己独自对付海盗同伙。三艘快艇被狙击枪的连发打乱了方向,其中两艘船向两边转弯。但是以一敌多毕竟是吃力了些,罗星无法估计所有分散开的快艇。来自左侧的流弹从他的侧身打入了他的腰部和手臂,他还没来得及闷哼一声就倒进了直升机舱内。

       一旁的李懂只觉得脑子“轰”地一声被炸了,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

     “罗星!!”

       在通讯器里听到李懂的嘶吼的下一秒,杨锐就听到了“队员中枪”这句话,“谁啊?谁中枪了?”
     “罗星!是罗星!”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杨锐的面孔抽搐了一下,整个人几乎都定在了那里。
       失手了,是我的责任。
       他脑子里只剩下这句话。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