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沙

我永远都喜欢徐宏!!
是个随和的人没什么太大的雷点
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谢谢喜欢我的作品的各位!

红海行动3 突变

*还是想试着把这部电影写下来,也算是给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坑,最喜欢的一部国产电影一个交代吧。

*保证不弃坑,一个知识储备不足的咸鱼,可以私信指出错误,有些不确定的内容会根据自己的推测来写,bug都属于我,荣耀属于蛟龙。

*除了官方明确给的机枪组之外无其他cp,仅限浓厚的队友情。

*一些长段英语/阿拉伯语对话直接译为中文了,一些简短的怒吼什么的还是保留英文形式。

*会不定时回来做修补。


 

       张天德掐指一算,这个点大家应该都已经到集合点了,于是自己折回宿舍从储物柜里拿出了自己的背包,再走到自己的床铺边,把枕头竖了起来,枕头底下贴着一张队员们的合照,他把自己和佟莉的那部分拿了下来——或者说他早就用小刀在照片上割了一个心形,把他和佟莉圈在了心里。

 

        本以为这个点大家应该已经都去集合了,谁料一开门就撞上了一个人,张天德拉住那人的胳膊防治对方摔倒,但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人竟是佟莉。“干嘛啊?”竟然忘了女兵宿舍在走廊的最里面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向连环炮一样跟佟莉道歉,但是后者却将目光移到了张天德失手掉落的防弹背心上,她隐约看到那上面贴了一张照片,还颇为熟悉,正当她想捡起来看个究竟,张天德抢先一步抱起了自己的防弹背心,就像抱了个宝贝一样将其护在怀里,“集合了。”他敷衍道,然后飞速溜走,留下佟莉抛给他一个怪异的眼神。这人什么时候开始有自己的小秘密了?佟莉很纳闷。

 

        蛟龙一队聚在一张长桌前,上面放满了枪支,手榴弹,护目镜等装备,他们在整理各自需要的东西。舰长说这次他们只能以小分队作战,不能携带大量弹药,还必须采用和伊维亚相同规格的武器装备。在一堆深色系的装备中,张天德手边放着一把花花绿绿的糖果,和整体色调极为不符。不过一队也习惯了他出任务带糖的习惯,甚至还会偶尔问他要几颗。

 

        张天德把空降服和头盔塞到包里,随后检查自己的通讯设施是否有问题。一旁的陆琛看到几乎背对着自己的张天德,伸手安静地拿走了一颗糖,呲溜一声塞到嘴里,随便找了个地方把糖纸塞了进去,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

 

        站在张天德对面的李懂目睹了这个医疗兵悄声无息地偷糖的全过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医疗兵,他在心里嘀咕着,不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假装自己是个睁眼瞎就好。

 

        等张天德的视线转移回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那片挑眼的糖少了一点,虽然他有很多糖,不过平均每块的也不小,他首先抬起头看向对面一直盯着自己的李懂。后者被盯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怀疑偷糖了,他抬了抬眉毛露出了一个很无辜的表情。随后他就把目标锁定在了自己身旁的陆琛身上,“你动我糖了?”虽说张天德不是很介意偶尔和队员们分享自己的糖,但是每次每次有陆琛在身边就会莫名其妙少几颗糖算是怎么回事?

 

        “嗯?”医疗兵伸出没有拿糖纸的双手假装自己是清白的。一点小伎俩,屡试不爽。

 

         本还想再争执几句,却被螺旋桨的轰鸣声转移了注意力。直升机平稳地降落在停机坪上,一个清秀的男人戴着护目镜背上他的行装从机舱里跃了下来。“原来调过来的是顾顺。”一直听说六队有一个和罗星旗鼓相当的狙击手,没想到就这么给了一队,看来上级还是很重视这次撤侨行动的,“听说他很拽的,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浅黄色的护目镜略微遮挡了顾顺的锐气,但是他仍毫不保留地散发着自己的王者气息,如果把罗星形容成狮子的话,那么顾顺就是空中的猎鹰。李懂有些好奇地看向自己的新狙击手,罗星的事着实带给了他不小的打击,但是他也希望能尽快和新的狙击手配合好。

 

  

 

        “报告队长,狙击手顾顺报道!”他面向走来的新队长尊敬地行了个礼,杨锐笑着给他回了礼,不得不说上级配来的狙击手真的很令人满意。“李懂!”

 

        “到!”

 

        “过来!他是代替罗星的人你们认识一下。”那么接下来就是他们的配合问题了,狙击手和观察员的默契程度对于整个作战有着极大的影响,而李懂作为年龄最小的军人又难免会在实战中紧张,还希望顾顺能多担待一下他。

 

        二人互相敬了个礼,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新搭档,“我是观察员李懂。”

 

        “我是顾顺。”

 

 

 

        “队长,上级有特别任务需要咱们过去对接一下。”任务在身,杨锐不能亲自带新队员熟悉队内情况了,趁此机会,正好让李懂和他多说两句话,尽快熟悉起来,“好,那这样,你带他认识一下我们队员。”他保持着自己礼貌性的微笑,希望这位优秀的狙击手能尽快融入到一队这个集体中来。

 

        杨锐走了之后李懂又主动和顾顺握手,希望自己能给对方留个好印象吧,然而顾顺却不那么在意第一印象,嚼着口香糖仔细端详了自己的观察员,“你能跟着罗星,说明你有两下子,找个机会,让我见识见识。”罗星,众所周知的王牌狙击手,走到哪都能听到他的大名,却不曾听到过有谁提起他的观察员。不过,既然是罗星几年来不曾替换过的观察员,想必也是个狠角色。

 

        是了,李懂平时一直都默默无闻的,虽然没那么老练,没那么成熟,但是也有着自己的傲气,正如陆琛说的,果然闻名不如见面,眼前的狙击手真的很拽,一上来就如此挑衅,李懂直接顶了回去,“那也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

 

        对方不禁失笑,不愧是能跟着罗星的人,“以后有的是机会。”

 

    

 

 

 

 

 

伊维亚共和国-绿谷能源公司

 

       公司门口不远处的平地上,停着阿布的车,他们知道过一会就会有政府军来把公司的员工和威廉接走,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听着,一会政府军来撤走威廉博士他们的时候,我去拦车,你处理剩下的事。明白了吗?”阿布皱着眉头似懂非懂又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让夏楠有些不爽,“你明白了吗?”她重复道。“明白,明白,放松点吧!”这种行为看上去真的很像歹徒劫持人质,或者用中国人的俗语来说,很像半路杀出个陈咬金,但是阿布拗不过自己的记者小姐,他知道夏楠一旦投入进一件事时会有多执着。

 

 

 

     “威廉博士不要再催我了,看看新闻,现在到处都是军队,现在可是一触即发!”

 

     “我不要听借口,钱收了,事情就得办!你答应我一个星期,这批货必须运走!否则有麻烦的不只是我一个人。”威廉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四面的落地窗能让他看到大片的黄饼储藏室,突然爆发的政变给这次的交易带来了不小的影响,这让他十分头疼。虽然他也干过不少见不得光的交易,但是被恐怖分子拿枪指着脑袋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你就是将军!我相信这件事难不倒你。”

 

       对方显然是不想再跟他争执,直接挂断了电话。威廉叹了口气,将电话的接收天线收了起来。长时间架在脸上的眼镜压得他鼻梁有些疼,他摘下眼镜,从电脑上拔出了一个十分迷你的U盘,藏进自己的项链里。

 

 

 

 

 

 

 

 

 

       侨民正一批一批得被送往港口,等待军舰的到来,中国驻伊领事馆内,领事与他的熟人,卢医生碰了面,还带着自己的孩子,“夫人呢?”“她公司稍后也会让她撤离的。”嘴上这么说,但是卢医生丝毫没有显露出任何安心的神情,作为多年熟知的老友直截了当,“她那边情况到底怎么样?”

 

    “别提了,我这一出门啊太着急了,手机不知道落哪了。”何领事马上掏出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再怎么样,也得报个平安。

 

     “喂,小梅吗?”电话刚刚接通,就收到了爱人劈头盖脸的责备,“你怎么一直不接电话啊急死我了!”自从接到撤离的消息开始,邓梅就接二连三地给丈夫打电话,但是手机迟迟无人接通,不过在得知丈夫和孩子都已经安全抵达领事馆后她心中的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邓梅与何领事又互相关照了一下,她一边打电话一边在公司大楼里走动着,虽说有政府军的保障,可还是人心惶惶。

 

 

 

       一旁,威廉也正打着电话,与邓梅擦肩而过。

 

 

 

 

 

 

 

       已经能在军舰上看到那些破败的建筑和远处冒着的一从从黑烟了,临沂号向港口驶去,“报告舰长、政委,伊维亚已批准我们进入奥哈法港口!”

 

    “全舰进入二级战斗部署!”

 

      警铃响起,各位海军持枪站在军舰的各个角落,各炮台也进入了准备状态。

 

      侨民都集中在港口,其中一人看到了驶来的军舰上飘扬着的五星红旗,十分兴奋地跳了起来,招呼着各位,“我们的舰来了!”所有人在海军的指挥下进行安检,登船,他们在回国之前都会住在海军的宿舍里,所有的食物补给也都给了他们。在这种危机的情况下,祖国的军人总能给人们带来希望,安心和自豪。

 

 

 

 

 

     “舰长,伊维亚情况有变。他们的总统今早遇袭重伤,现在由秘书长莫哈迪代理国务,伊维亚政府已向我外交部发出请求,希望我们能保护他的家人离开这里,上级已经同意,并指示我舰负责。”赵海光带来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以现在的局势,任何举动都可能招来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而他们现在又要保护叛军眼中钉的家人。但是作为军人,他们对于上级的指示一向都是从令如流的,高云点了点头,“明白了,我去调整一下安保。”

 

 

 

       此时,政府军的车队已到达中国驻伊领事馆的门口,最后一批侨民和领事在武装车的保护下开始向港口移动。看着车队的远去,驻守的政府军中的一人打了个电话,小声道,“中国领事离开了,中国领事离开了。”

 

      对面的人接收到了他的信号哦,向身后一挥手,“走!把他们逼入战区!”

 

 

 

      内应,预谋。

 

      他们早就打好了这笔如意算盘。

 

 

 

 

 

 

 

       硕大的卡车在绿谷公司的门口缓缓停了下来,从副驾驶上跳下来一个人,保安跟着他去检查卡车内是否有存放什么违禁品。

 

       还没走两步,对方突然转身捅了他一刀。

 

       在望远镜内看到了一切的夏楠一把拉过正在修车的阿布,躲到了车的后面,“阿布蹲下!”随后夏楠看到他们把另一个来勘查情况的保安也解决掉了,卡车里的武装分子纷纷跳了出来。天哪,是扎卡的人!紧接着,后面悠来了好几辆车,上面的人都举着枪。政府军被他们半路杀光了?还是他们截获了消息提早到来了?

 

       幸存的保安慌乱地跑向公司大楼内部,他大喊着,意识到危机的人们四处逃离。

 

       看来这次不仅仅只有夏楠盯上了威廉。麻烦大了。

 

 

 

 

 

       城市以及破败不堪,大楼在炮火的轰击下变成了摇摇欲坠的废墟,是不是有一些土石被震得往下掉,车队按照计划的路线向港口前进,却不料,一颗被隐藏在路边的炸弹突然爆炸,为首的武装车被炸的翻了过去,这一突变让所有人都慌了神,“冲过去冲过去!通知政府军上前开路,让侨民的车到我们前面来!”其中一个武警指挥道。

 

       然后,他们就如同叛军所预料的,一步一步撞进了交战区,眼前的路已经被子弹所截断,但当他们像倒车时,却发现后路也被武装分子和装甲车给断了,“马上联系军舰!”

 

 

 

        武警们快速建立了防守线,与敌方做着暂时的抗,同时也在寻找着可以躲避的地方,“不能被困在这!我们躲进去!”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们的车停在一个工厂的旁边,而那里正好有一扇可以让人通过的窗户,他们手中的几把枪实在无力与那么多枪口与重型武器僵持太久,找一个掩体,等待海军的救援是唯一可行的方法。

 

     “中国侨民以及领事躲在工厂里。”一辆卡车边,有一个热探出半个脑袋看到了他们的行动。把这些猎物找出来。

 

 

 

       战火,硝烟,连续不断的枪声笼罩了这个城市,死亡的气息弥漫在街头。

 

       所有人的性命岌岌可危。


评论(6)

热度(26)